您现在的位置:上海市民办上宝中学 >> 教育教学>> 学校动态

我校举行第五次读书交流会

作者:许守根发布时间:2015年09月30日 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
    “培养读书兴趣,形成读书习惯,让读书成为生活的一部分”,会场副标题告诉我们这又是一次读书交流会。9月25日是上宝中学第五次读书交流会,新学期第一次教职工大会就以读书交流会作为端始,足以证明学校对读书活动的重视。
    张爱春校长在读书会上说:读书可以增加你的情趣、引发你的共鸣、给予你借鉴和启发你的思考;在领略作者的风采的同时,潜移默化地提升你的文化素质、丰富你的思想内涵、开阔你的视野和境界,让你的职业生涯更加精彩。
    《梁实秋精选集》是徐茂发老师的最爱,反复看了五遍,对小时候被称为是“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”的这位先生完全颠覆了看法。徐老师从才、德、情三个方面介绍了梁实秋的生平。他既不大骂中国人的劣根性,也不嚷直了嗓子大谈自豪;他只是平平静静地说,缓缓悠悠地说,把所有好的坏的都说成谐趣小文,有自嘲,有宽容,即便是讥讽也充满善意。他有儒家的中庸、道家的通达、佛家的超脱,有传统士大夫的气节、有西方绅士的风度,真的是要经历多少世事,才会有此等胸怀,能将好坏风景都看透。梁实秋的人品绝对可以成为我们的师范,我们对待学生也应具备这样的风范。
    丁隽老师介绍了《易中天中华史》,认为该书气势恢宏、别开生面,具有全球视角,轻松诙谐、诗意优美,凸显出了易氏风格,给读者一种时尚的读史体验。易中天认为由于观点和笔法的不同集体写史是不科学的,而且写史是为了古为今用,重新审视历史是为了给人类社会的发展提供借鉴。他直言,汗牛充栋的各类中国史大多没有全球视野和现代史观,也难得与其他文明相比较,因此重写中华史的初衷就是为了明确回答什么是“中华根”、什么是“中华梦”、什么是“中华魂”,为了建立文化系统,找到人生坐标,实现身份认同。
    至于全书的主题,可以概括为一句话:“三千七百年以来,我们的命运和选择”。丁隽老师在会上也提到了文化与现代化发展的关系,旧瓶装新酒肯定是不行的,某种意义上说现代文化决定了现代化发展的生命力和选择的有益性。
    意大利亚米契斯所著《爱的教育》一直是家长和教育工作者的枕边书,也一直是久读弥新,周敏老师的读书分享就说出了这样的心情。这是一本需要和孩子一起读的书,平实的文字琐碎的细节真实的情感,让你感动,也让你惭愧。大到国家社会,小到家庭个人,坦诚、平等、宽容、尊重是永恒的主题。对待孩子充满爱,给孩子转身的空间和时间,你的善良和真诚会让每一个孩子都成为好孩子,让他们都有一个美好的人生。
    一本书的扉页上那句“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,谁会是你灵魂的摆渡人”,吸引了陈丽霞老师,让她对克莱儿•麦克福尔的小说《摆渡人》情有独钟。人生的道路上谁也离不开各个摆渡人送你一程又一程,他们是你生命历程的摆渡人,也是灵魂不断成长寻找到自己的家园的摆渡人。
    “如果我真的存在,也是因为你需要我”,社会就是人之间的相互支撑,为了需要我的你们存在,我们就不会有孤独!
    学校图书管理员陈斌介绍了茅盾文学奖得主金宇澄写的小说《繁花》,“上帝不响,像一切全由我定”,小说写出了60年代上海人的无奈。用上海闲话写的小说真的不多,而且还有许多上海风情的插图,使得该书特色鲜明。
    《繁花》着眼于描写小人物、边缘人,却道出了时代的大格局、大风貌和大气象,用细腻的笔触写尽了沪上的世道人心和风情人文,写出了上海人的旷达阳刚之气,看了有回肠荡气之感。
    金伟民老师介绍了人类学家玛格丽特•米德和她的《文化与承诺》。该书的副标题是“一项有关代沟问题的研究”,标明了这本小册子所讨论的主题。
    从文化传递的方式出发,米德将整个人类的文化划分为3种基本类型:前喻文化、并喻文化和后喻文化。“前喻文化,是指晚辈主要向长辈学习;并喻文化,是指晚辈和长辈的学习都发生在同辈人之间;而后喻文化则是指长辈反过来向晚辈学习”。这三种文化模式是米德创设其代沟思想的理论基石。
    在今天的后喻文化时代,没有任何一代能象今天的年轻一代经历这林林总总的变化,同样也没有任何一代能象他们这样“了解、经历和吸收在他们眼前发生的如此迅猛的社会变革”。在时代发展的剧变面前,老一代不敢舍旧和新一代唯恐失新的矛盾,不可避免地酿就了两代人的对立与冲突。解决问题的途径只有对话,即“真正的交流应该是一种对话”,而且必须是平等的对话,长者更应有虚心的态度向年轻人求教。“只有通过年轻一代的直接参与,利用他们广博而新颖的知识,我们才能够建立一个富于生命力的未来。”这就是米德对解决代沟问题所给于的中肯回答。
    “三喻文化”的建构和诠释,有助于我们今天的思考和追索,对于今天我们怎样培养学生的教育教学也有参考价值。